陈科长的大伯名叫陈光远,发家之后就搬到县里去住了。

  然而几人到地方的时候才发现,陈光远竟然还请了一个道士回来。

  一事不烦二主!

  一时之间,气氛有些尴尬。

  主要是陈科长和灵真道长尴尬。

  陈科长看了灵真道长一眼,脸上有些挂不住:“大伯,我不是告诉你我帮你请了青川观的道长过来了吗?”

  陈光远腆着啤酒肚,断了的右手打了石膏吊在脖子上,他没有直接回答陈科长,而是直接介绍起了身边的道士:“这位是三仙观的高阳道长,高阳道长可是三仙观常松子观主的高徒。”

  听见这话,灵真道长果然面色一变。

  他当即客客气气地拱手作揖:“原来是三仙观的高阳道长,贫道灵真,见过道友。”

  只是相比于灵真道长的礼貌,这位高阳道长显然要傲慢得多,只是冲着灵真道长微微点了点头,就算是见礼。

  赵冶眉头微皱。x

  灵真道长连忙小声解释道:“三仙观是本市规模最大的道观,香火鼎盛,常松子观主更是省内有名的前辈高人。”

  相比于三仙观,青川观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寒碜,估计高阳道长都没有听说过,自然也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  陈光远打着哈哈:“麻烦你们跑这一趟了,实在是对不住,一会儿我让我大侄子送你们回去,再给你们道观多捐一些香油钱,你们看?”

  相比于青川观的这三瓜两枣,他当然更相信出身名门的高阳道长。

  “不急,”赵冶笑着说道:“久闻三仙观大名,不像我们青川观,山野小观,没怎么见过世面。看在同为道门的份上,高阳道长,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在你施法的时候旁观,让我们开开眼界。”

  灵真道长原本还因为被高阳道长和陈光远看不起而有些难堪,听见这话,也不禁点了点头。

  没错,这么好的现场学习机会,怎么能错过。

  赵冶的这番奉承,任谁听在耳里,都会觉得极为舒心。

  高阳道长也不例外,他抬眼看了一眼赵冶:“只要你们别拖我的后腿。”

  灵真道长连声说道:“您放心,我们一定老老实实的。”

  事情就这么说定了。

  高阳道长先是在客厅里转了一圈,然后直奔书房而去。

  房门推开,众人一眼就看见了摆放在定制的供桌上的佛像。

  高阳道长冷冷一笑:“果然是邪神作祟!”

  灵真道长眨了眨眼,他怎么看那尊佛像都是观音娘娘,怎么就成了高阳道长口中的邪神了呢?

  抱着这个疑问的不仅仅是灵真道长,还有陈光远,他说:“我……老婆信佛,这尊佛像就是她淘回来的,在我家放了得有□□年了,一直好好的。”

  高阳道长没说话,只是走上前去,反手举着剑柄往佛像上一砸。

  咔嚓嚓,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在佛像上蔓延开来。

  下一刻,佛像最外层的瓷片哗啦啦落了一地,露出里面的真容。

  那是一尊漆黑色的塑像,骨瘦嶙峋,有四只手,脑袋就捧在四个手掌里,嘴边露出两颗尖牙,笑得狰狞。

  “这……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  陈光远面色巨变,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  灵真道长一脸不可置信。

  竟然真的是邪神!

  还是藏在佛像里的邪神,光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来。

  “这就是我说的邪神,”高阳道长对陈光远和灵真道长的反应很满意:“说是神,其实不过是山精鬼魅之流,且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求你别秀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斗战狂潮只为原作者甲子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甲子亥并收藏求你别秀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