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元夜,灯如昼,缛彩遥分地,繁光远缀天。接汉疑星落,依楼似月悬。

  站在太平楼上,明月似乎就在屋檐上挂着,卓儿伸出小胖手,“摘摘摘。”

  “我儿有志气。”晏萩笑赞道。

  傅知行看了晏萩一眼,“摘下来做什么?”

  “吃,大饼。”卓儿奶声奶气地道。

  晏萩呆怔,儿子啊,能不这么贪吃吗?

  “那个大饼不能吃,爹喂你吃糕点。”傅知行把儿子抱回桌边坐下,拿起一块芙蓉糕。

  小家伙吃完糕点,又要喝水,过了一会,捏着他的小茶壶嘴,着急地喊道:“嘘嘘,嘘噓,卓儿要嘘嘘。”

  “臭小子,吃了拉,拉了吃。”傅知行埋汰儿子。

  晏萩横了他一眼,“儿子要是光吃不拉,光拉不吃,那就出大问题了,有吃有拉,才是健康宝贝。”说着,亲了卓儿一口,“儿子,走,娘带你去嘘嘘。”

  “我带他去。”傅知行起身道。

  “一起。”晏萩带卓儿一起出门,就神经紧张,那怕再多人,她也要亲眼盯着卓儿。就怕一错眼,儿子就被拍花子给拍走了。

  “连我都不放心?”傅知行笑问道。

  “不是不放心,就是不看着儿子,不安心。”晏萩牵着卓儿的手,往外走,傅知行跟在后面。

  到了净房,傅知行带儿子进去,晏萩和随从、婢女站在廊下等候,突听到小孩的哭声,晏萩做了母亲,就听不得孩子的哭声,如是就寻声而去,看到一个小男孩趴在地上哭,显然是摔倒了。

  晏萩过去扶起他,拍了拍他身上的灰,拿帕子帮他擦眼泪,“让姨姨看看,有没有摔伤?”

  检查了一番,小男孩没有摔伤,应该只是摔痛了。

  “小家伙,你叫什么名字?你怎么一个人?是谁带你出来的?”晏萩轻声细语地问道。

  不知道没听懂,还是不会回答,小男孩偏着脑袋看着她。

  “少夫人,他有可能是个小哑巴。”耳草猜测道。

  “他刚哭得那么大声,应该不是哑巴。”麦雀否定她的猜测。

  “哑巴也会哭。”耳草反驳道。

  “好了,别说这些闲话了,你们两个去周围看看,是不是有人在找孩子?”晏萩吩咐两个随从。

  两个随从领命行事。

  傅知行牵着卓儿过来了,“潇潇。”

  “无咎,我捡到一小孩。”晏萩站起身,笑道。

  卓儿甩开傅知行的手,跑到晏萩面前,拽着她的裙子,“娘,我的。”

  傅知行凝眸打量那个小男孩,他穿着大红绣团花锦袍,脖子上戴着金项圈,顼圈上坠着长命金锁;就他这身打扮可以看出,是富贵人家的小孩。

  “我让人去找他家人了。”晏萩牵着卓儿的手,“我们先带他回包间吧。”

  傅知行往左边看了一眼,那里有间店家放杂物的小屋,“我们先回包间。”

  耳草上前牵着小男孩的手,“走吧。”

  等他们这一行人走后,小屋的门打开了,从里面走出一男子来,他从后门出去,在后门的巷子里,停着一辆马车,男子上车,坐在车里的正是齐王。

  “王爷,安国公世子把大公子带去了包间。”男子禀报道。

  “好。”齐王露出阴谋得逞的笑,“去灯楼。”他和郑晚霞约着一起观灯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吾家娇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斗战狂潮只为原作者夜纤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纤雪并收藏吾家娇女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