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平的报复不是说说而已.

  他离开京城没有一日,镇国公夫人突然昏厥.

  镇国公请太医来诊脉,几幅汤药灌下去,镇国公夫人依然没有清醒过来.

  太医对此很费解.

  眼看就到陆铮的婚期,顾四爷着急了.

  毕竟瑶瑶还没进门,镇国公夫人先大病一场,这岂不是说瑶瑶不好?

  而且此时成亲,还有冲喜的意思.

  顾四爷带着神医去了镇国公府.

  本来神医只是被请来京城给顾四爷治眼睛的.

  神医到来之后,所有疑难杂症都离不开他了.

  神医被顾四爷忽悠得啥病都会治.

  他仔细检查了一遍镇国公夫人,走到屏风后,同一脸担心的镇国公说道,“若是我没看错,尊夫人怕是中毒了.”

  镇国公矢口说道:“中毒?怎么会中毒?”

  顾四爷问道:“先不说怎么中毒,神医能不能解毒?起码要让她好好的参加完婚礼呀.”

  “此事……怕是有点难.”

  神医面露几分纠结,顾四爷催促道:“有话直说,都什么时候了?还需藏着掖着?赶紧说说怎么解毒?”

  “镇国公夫人中得是一种南疆的毒,中了这种毒的人,其实不解毒也死不了,只是如同活死人,镇国公夫人还能继续吞咽粥汤维持性命.”

  神医解释:“看似镇国公夫人昏厥人事不省,其实她对外界是有感知的.”

  “爷不是看话本?还有这样的毒?”

  顾四爷睁大眼睛,一副你别逗爷的样子.

  镇国公说道:“这也太折磨人了.”

  他很心疼镇国公夫人.

  毕竟吃喝拉撒都要人侍奉,哪有自理好?

  何况镇国公夫人本来就是个爱干净的人,染上这种毒,不亚于要她半条命,并把她的面子扔在地上狠狠踩上几脚.

  “虽然不会危及性命,可是在床榻上躺三个月,一切都由人侍奉,就算婢女们再尽心,镇国公夫人身上很难不留下疹子等脓疮……”

  神医叹了一口气,“我看镇国公夫人的状况,得这么躺上一年了,等她清醒能活动了,胳膊腿上的肌肉筋骨怕都不好用,一般人不活动的话,三月筋肉就萎缩,血脉不畅,以后很难康复.”

  “这也太阴毒了.”

  顾四爷后背都是凉汗,“就不能解毒吗?”

  他得罪不少人,着实害怕有人对他用上这样的毒药.

  “四爷倒是不用担心,也是厉害的毒药,配制的要求越高.”

  神医习惯安慰快要炸毛的顾四爷.

  虽然每次神医都被顾四爷指使的团团转,不过神医很喜欢顾四爷单纯且不要脸的性子.

  他吃过伪君子的亏,而且顾四爷时常会拿着话本同他说一些奇思妙想.

  比如解刨尸体!

  这也是他一直想研究却无法研究的东西.

  毕竟他不能去挖死人.

  但是顾四爷拿来的话本中常常提起这些,给神医提供了一些灵感.

  顾瑾暗中支持神医,帮他弄来几具尸体研究.

  平时,神医还能教导学生,不用和同行勾心斗角,因此神医在顾四爷府上住得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颤抖吧,渣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斗战狂潮只为原作者舞夜夭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舞夜夭并收藏颤抖吧,渣爹最新章节